翻沉客船幸存者老吴口述:生死之间的1分钟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  • 来源:快3_快3在哪里玩_快3怎么玩

  (吴建强)

  吴建强说起和老伴分离的生死时刻,失声痛哭

  5日9时05分,长江“东方之星”全版扶正,但仍沉没在水中,只露出淡蓝色船顶。

  到目前为止,共搜寻到96人,其中14人生还,82人遇难,尚有50余人下落不明。

  今年58岁的吴建强,是个大字不识的农民。他是这次长江翻船事故中第另一一兩个多多向外发出求救信号的人。

  “那一扇窗,乘船的那几天,我开了关、关了开,不太熟悉。”

  精干的老吴一脸沧桑,劫后余生的他,操着一口天津话向记者讲述了事发当晚惊心动魄的经历——

  (6月5日8时50分左右,“东方之星”沉船正在被扶正,已露出顶部及四层和三层。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)

  船上的最后一顿晚餐

  5月27日,老吴带着老伴儿,跟6个老街坊同時 从天津坐硬卧出发。经过了9个多小时的车程,28日早上6点多到达南京火车站。登上旅行社安排好的大巴,他和老伴儿来到五马渡码头,看得人了长江,也看得人了那艘“东方之星”。

  “在码头参观了一会儿,共要10点钟,亲们 上了船,迅速就出发了。”老吴说,亲们 住进了指在“东方之星”四楼的421房间。

  “这次我和老伴儿坐头等舱,不有你在家条件好,统统我我老伴儿睡眠不好,三更三更半夜有响动就失眠。”老吴说。

  到房间,老吴和老伴儿高兴地把每其他人 的茶杯上放了茶几上。

  正是你这个个多多茶杯,在之前 的翻沉事件中为老吴赢得了生机。

  一路风光迤逦,时间过得迅速。6月1日中午饭后,“东方之星”的游客来到三国赤壁古战场游览。

  “实际上船是下午6点才开的。”老吴说,“可能考虑到其他游客不守时,统统有导游一路上前会把上船的时间提前。晚餐是那几天在船上吃得最好的一餐,米饭管够,另一一兩个多多菜,好像是炖炸鱼、豆角和西红柿炒鸡蛋。我老伴儿吃得很高兴。谁知道这是她和我最后的一顿饭。”老吴泣不成声。

  吃完晚饭,“东方之星”迅速就逆江而上了。老吴说,晚饭后,他、老伴儿和几次老街坊在甲板上聊天。老伴儿聊了一会儿,就回房间去了。

  共要晚7点钟,老吴跟几次哥们儿散了。老吴回到房间看新闻联播。“看得人了新闻联播,还看得人天气预报,说武汉有大雨。”

  而此时,天还没人黑,老吴看得人外面正在刮风下雨,“东方之星”仍在快速行驶,将两岸暮色里的风景抛在面前。

  1分钟——生死瞬间!

  “雨没人大了。”老吴说,他和老伴靠着床头,雨点子拼命打在玻璃窗上,“风吹在窗户上,刺啦刺啦地响,雨点子如同是横着拍击在窗玻璃上一样。”

  老吴的老伴儿坐在床头,很害怕。“她害怕,我只有害怕。但我心里也很担心,总有一种 不祥的预感。”

  共要晚上8点半左右,老吴感觉风雨没人强了,“风和雨都有自北而南过来的,亲们 北面的房间首当其冲。”

  9点多,窗外的风雨更大了。“很奇怪,当时帮我到了船会无需翻,但又实在你这个倒霉事无需被亲们 遇上。”

  雨点子没人密集,雨拍打玻璃的声响也没人大。“感觉就像砸在玻璃上一样。”

  你这个之前 ,服务员在走廊里喊:“雨太少了,把窗户关上,把床往门的方向推其他,免得打湿床。”

  “我关了窗户。在船上可能几天了,我对窗子开和关可能不太熟练。窗子一推就关上,窗户和窗框扣的卡子一捏就打开,可能摸索出为社 用巧劲开窗。”你说。

  “我没听服务员的,没人动床。”老吴说,老会 杯子倒在了茶几上,我立即起身去扶。

  与此同時 ,他的老伴儿可能滑落在地,头搁在床沿上,而杯子可能从茶几上滚落到门口。

  “我站着,往门口方向滑去,到厕所门时,我伸手拉我老伴儿,拉住了。也不 你这个之前 她的床滑下来把她挤到墙上。而我的床被立柜挡住没人滑下来。”

  这时,房间的地毯盖在了他的面前,他感觉船可能翻了。水迅速淹了上来。他扒开面前的地毯,忽然涌进的水将他推到了窗户口。

  “我的窗户这时已变成了‘屋顶’,我本能地、迅速地用手捏住了锁窗户的卡子,窗户一下子打开了!”

  水把老吴顶出了窗外。

  当老吴的头露出水面时,他看见船可能是底朝天了。

  “从杯子倒下,到船底朝天,整个差太少只有1分钟时间。迅速!”老吴回忆说,可能都有下床站起来扶杯子,他肯定跟老伴儿一样滑到墙边了。可能没人立柜挡着床,他也会被滑下来的床挤到墙边。

  游了20多分钟,上岸了

  钻出水面后,老吴发现他的左右两边都他们,左边3位,右边1位。他爬上了朝天的船底。

  “太冷了!漆黑一片,只有凭借闪电看四周的情况报告,亲们 五我每其他人 都有船底上。”

  然而,反扣的船底暂且安全之处。

  老吴发现,船底边上的江水里不停地有水泡上来,“这导致 江水在往船舱里灌,空气在往上冒。”

  “船体还在下沉!”老吴意识到,死亡又一次向他靠近,船在一寸一寸下沉,他的心越揪越紧。“在这里坐着肯定是等死。”于是他跟另外四我每其他人 说,“只有在这里等,得游出去!”

  你说,那个决定是明智的。“又下雨又吹风,太冷了,船还在沉,继续等下去,不如趁着有体力赶紧游走。”

  借着闪电,老吴发现距离北岸最近。在河边长大的他很有生存经验,将身上的衣服脱了,拧成绳子捆在我每其他人 的腰上。“上岸得留着衣服。”

  另外四我每其他人 和他一样,向北岸游过去。江水很冷,也很急,他“横切”江水向岸边拼命游去。

  “之前 开始还能看得人亲们 ,游着游着就发现那四我每其他人 不见了。”

  共要花了20多分钟,老吴游上了岸,他在黑暗中喊了两声“他们吗?救命啊!”声音淹没在风雨声中。他使劲拧掉衣服的水,也不 穿上,往下游走了一段,希望能找到刚才的“同伴”,也不 没人结果。

  他又向上游走,希望能找到人可能船。共要走了半个小时,期间风雨逐渐弱下来,雨也停了,在闪电中他看得人江边有艘船。

  “他们吗?他们吗?”他站在岸边对着船喊。

  “下面翻了一艘船!赶紧报警!”

  可能疾风暴雨担心安全,船舶工人王小兵跟几位同事把工程船停在了新洲码头附进,亲们 坐在房间里,提心吊胆,船外风雨大作。

  最强劲的风雨过去后,雨势刚开始减小了。王小兵听到外面他们在叫喊,亲们 拿着手电推门出去,另一一兩个多多全身湿透的老人在风雨中。

  “有你在在喊吗?”

  “是的!赶紧报警!下面翻了一艘船!”

  王小兵亲们 不太相信,说:“亲们 让他拿伞,拿雨衣。”

  “下面翻了一艘船!赶紧报警!先别管我!”

  王小兵亲们 马上打电话报警。也不 ,他跟另一一兩个多多同事连拉带抬将老吴救回了房间。

  不一会儿,刚才“失散”的另一一兩个多多人也来到了工程船上。

  收到报警的海事船到了,老吴和另外逃生的另一一兩个多多人被带上了海事船。这时,老吴发现,海事船上还有被海警救起来的其他2名幸存者。

  “我儿子老会 期盼着奶奶归来”

  老吴,叫兰吴建强,天津东丽区人。

  他是这次“6·1”长江翻船事故中第另一一兩个多多向外发出求救信号的人。今年58岁的他,是另一一兩个多多大字不识的农民。翻船后的第四天,老吴对记者说,现在站着还感觉到地在晃。他抹着泪说:“8我每其他人 ,7个没回来!我老伴儿没得,那6个都有认识一辈子的街坊,其中另一一兩个多多还是我的发小。”

  “我跟老伴儿感情的句子特别好,几十年很少拌嘴。”老吴说起老伴儿,控制不住决堤的感情的句子,哭出了声。沉默了一会儿,他抽泣着说:“这是亲们 第一次出远门旅行。”

  记者见到老吴的儿子吴一福时,他的眼睛可能红肿了,刚问了一句,“有你在送爸妈上火车的吗?”他忍不住捂着脸,泪从指缝中流出,“我妈一辈子辛苦,没出过远门,这是她第一次到没人远的地方。”

  “事发当晚,我妈和我儿子视频,还说给他买了礼物,回去一定带给他。我儿子老会 期盼着奶奶归来。”吴一福哭着说。(新华视点)

责编:孙蒙